走过的路,爱过的人,都是记忆里珍贵的记号。记忆是如此拥挤,冲垮我们来时的路,然而无意间的触碰,又轻而易举的再次浮现,清晰得让人恍惚。我宁愿以为是荒凉的诺言,让我们的爱半途而废;我一直等待一个风起的日子,和你一起走过春天的长堤;我依然相信你不会消失,消失的不过是时间,还有,伤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