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华丽的冒险,或对或错,或近或远,不一而足。那是一段怎样简单又复杂的时光。我们都以为自己就是王子或公主,可轻轻的一低头,就低进了尘埃里。我们认为,那就是冒险的全部,谁会为谁唱情歌,谁会为谁念诗文,谁会为谁等待到午夜。谁又和谁在木马上过了一轮又一轮的幸福时光。